江苏概况 | 城市地图 | 江苏风采 | 招商地图 | 黄页地图 | 旅游地图 | 休闲地图 | 人生地图 |
 
江苏风采
文化成就
吴韵汉风

城市查询


在线招商
 




手机定位

 


陈璋圆壶写春秋

  江苏盱眙县城东南的马湖店,在1982年早春的阳光和冷风里,就像一幅山寒水瘦的水墨画,处处是披盖麦秸的土屋,如同枯墨勾勒的老树沙沙作响。就在这个不起眼的村子,一个开挖水渠的人,神话般地挖出了沉埋2000多年的历史,轰动了海内外。

  一个闪闪发光重如石臼的金兽,盖着一个精美奇特的铜壶,倒出来是满壶金块,涟漪般跳荡着无数炫目的奇妙光斑。多少金子啊,像一堆石头!他哪里知道,这只铜壶更是稀世奇珍。当他好奇地摩挲之时,更想不到,在壶上留下印记的是古代帝王威严的目光,是高贵的王后那柔润的素手,还有挟带着刀光剑影的诡谲风云。

  开合自如的铜壶好象在显露后妃们娇媚的身条雍容的气度丰盈的欲望。繁复的装饰如同冕服一样堂皇富丽:百龙环飞,蜷曲起伏,龙身饰以梅朵,繁花点点,细碎的花瓣和虬龙的器官精致人微,像名贵的刺绣。错金流云的横箍上,配带着错金镶银的兽面扣环,兽额嵌绿松石,神工鬼斧的技艺,显示了一个王朝的荣耀。

  似乎命运之神总是青睐最珍贵的东西,然而这尊国宝的悲喜剧却让人迎风唏嘘。它占尽风流又饱经磨难;承蒙芳泽又满被血泪。它像一叶扁舟,颠簸在王国内外的恩怨、离合、歌哭、战和所形成的波峰浪谷里。

  此宝原是燕国的"重器"。燕相子之以一流的才干和阴谋,笑容可肉地窃取了王位。当他重金酬谢齐匣的巧妙煽动时,拱手相让的燕王会完全蒙在鼓里。当时如果说有人将把王权旁落的后果镌刻在铜壶上,那简直是荒诞不经之言。太子都。鹬蚌相争,齐人得利。齐王在狂想中,早把孟子不可"杀其父兄,迁其重器,毁其宗庙"的劝诫置之脑后。旗开得胜的齐将陈璋在燕国的"重器"上铭文记功。连一介武夫也屈服于这只铜壶的完美,只是在圈足上只有四个米粒大的地方,留下细如发丝几行篆书,使得2000多年后的人为这些锈蚀不堪纤小如蚁的铭文而绞尽脑汁。考古学家在破译了几个密码般的文字后一筹莫展,便想起晚清时流落美国的陈璋方壶,铭文也模糊,连大学者郭沫若也未曾破解出来。然而两相参照终于确认这是一对不能团聚的患难手足,以同样的文字记载:齐宣王五年,陈璋秉承"佳王"之命,挥戈摇旗,讨伐燕国,并称掠得的铜壶乃是"邦之(获)",渴望盖世功名流芳千古。"陈璋圆壶"由此定名。
  
  齐人并不能将"邦之复"传之子孙。太子平后来成了著名的燕昭王,他卑身厚币以招贤者,使国家日趋强盛。为雪先王之耻,昭王以乐毅为上将军,联合秦、楚、晋伐齐,攻人临淄,尽取齐宝,焚毁宫室。在四国联军狼吞虎咽的瓜分中,陈璋圆壶落入楚人之手,成了楚国宫庭的华贵装饰和贮藏黄金的器具。此壶的窖藏之地盱眙在战国时属楚。公元前三世纪中期,楚考烈王赐予春申君,后迁都寿春。

  地处淮北和苏皖边缘的盱眙成了楚国重地。这个毗邻国都鱼米丰足的膏腴之地,成了一代名相的封邑。司马迁观其故城,叹曰"富室盛哉"。考烈王死前说春申君名为相国实为楚王,要他"南面称孤",他的"王子"原是春申君的血脉。私下里楚王并不讳言这个事灭口。君臣既然如此亲密,那么春申君享有国宝陈璋圆壶,并窖藏于封邑盱眙以防不测,是很自然的事。
那只豹形金兽,怒目龇牙,俯身匍伏于壶口,乃是楚国的镇库之宝,毕竟没有镇守住风雨飘摇的时代,反而无可奈何地成了殉葬晶。它依旧是那铸定的神情,饱览沧,桑,饱经浩劫,神兽的眼泪已经干涸。它所属的王国訇然坍塌,楚饲王的孙子在秦末的盱眙可怜地流浪,成了一个衣衫褴褛的牧童。可这只神兽已看不见了,浩浩荡荡的2000多年,它看不见晨昏寒暑阴晴圆缺,看不见这风尘滚滚的世间又有多少豪华与凋敝,谦卑与杀机,喧嚣与死寂,凯旋与喋血,团田与飘泊,盛世与危局,狂热与冷酷骄奢与贫寒,欢笑与哀哭。

  昔日的繁华像鲜美的花朵在历史的风雨中纷纷飘落,化作尘泥,全被岁月淹埋了。盱眙之南的马湖店,已经看不到烽火台的壮霸和古驿站的喧闹,更无相国封地封气派,如今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庄发掘出来的传奇只属于遥远的过去。在这片相传是周穆王周游列国时放过马的神奇土地,实在应该生长出新的奇迹新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