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风采
文化成就
吴韵汉风

城市查询


在线招商
 




手机定位

 


观前的招牌

  面对老照片,我感叹,20年代的苏州观前街,如林招牌,竟打出如此缤纷的世界。挤挤挨
挨、层层叠叠的招牌,那么多,那么大,制作得又那么精致,随便摘'下一块,保存到今天,都是有价值的文物。

  招牌就是店名,以·前又称牌号、市招。生意人都明白,名店的招牌是一份无形的财产。打出招牌,生意就旺。所谓"金字招牌"、 "生财牌号",说的就是招牌的身价。一爿老店、名店,几代人的努力,创的其实就是一块招牌,沿袭的也就是一块招牌。宋张任国《柳梢青》说得好: "挂起招牌,一声喝采,旧店新开。"观前街最多老字号。老店的招牌值钱,故事也有趣。
清同治十三年(1874),黄天源糕团店以1000元银洋盘出,而招牌每年须另付租金12石大米。这种盘店不盘招牌,在清末苏州的商号中并不鲜见。光绪二十七年(1901)九月,西津桥人倪松坡(培年)以押金150元,月租金3800文的代价从陆姓后裔手中租押"陆稿荐"牌号便又是一例。也有例外的。做粽子糖的金氏夫妇就白捡了一块招牌。金氏长年在采芝斋古董店侧的街上摆摊买糖。清光绪十年,古董店业主年老,将店面让于金氏。摊换成了店,金氏却压根儿没想到要给自己的店挂个招牌。倒是爱吃粽子糖的苏州老乡依着古董店的名,互称"去采芝斋买糖",以至相沿成习,古董店名叫成了糖果店名。金氏也就/顷水推舟,挂起"采芝斋"的现成招牌。在商家林立的观前街,白捡一块招牌的事也仅此一回。更有趣的是,随着"采芝斋"招牌含金量的提高,金氏后裔各房却引发了一场招牌争夺战,着实闹了一阵,倒也是金氏夫妇没有想到的。

  取个好店名同样不容易。稻香村的店名很有诗意,相传源于《红楼梦》故事。出主意的是一位种萝卜的农人,没想一箭中的,商店由此声名鹊起。店主也重情,每年以红利的二成酌谢于农人,传为佳话。好店名自然惹得商家垂青,苏城就有模仿的"谷香村"店名,而京、宁、沪一线竞相仿效者,干脆直呼"稻香村"。邓云乡在《燕京乡土记》中说,北京就有多家经营苏式月饼的稻香村。苏州店主无奈,只得在观前街门面另书"只此苏城一家,外埠并无分出"的招牌。

  观前街上,借助老店招牌取名的店铺也不少。如采芝斋同族中就开设有采芝春、广芝春多家。又如漆业,观前街的诚亿协,就以苏城漆业老店鲁诚意的谐音命名。大名鼎鼎的富商尤先甲也不例外。他创设的同仁和绸缎局,就以苏城早期的著名商号,创于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的老人和绸缎局的谐音命名。短短一条观前街,同一行中,相近、相似的店名会有数家。如卷烟(水菸)业,观前街上有了一家老店西兴盛,又开出一家东兴盛,后又有一家成兴。又如钟表业,清同治年间东脚门设有潘信康钟表铺,至光绪年间,山门巷口又设了潘信隆,观前察院场口再设了潘信昌,都只有一字之差。

  同样是取个店名, "叶受和"的招牌就具有个性。民国十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苏州明报》有一篇文章说起此事: "从来风行开新店,习惯最喜欢用名牌店的牌号……这个姓叶的不题什么香字、村字,别开生面用"受和"两字,加上一个姓,就见他有独立志气,所以后来竟然成功。"传说叶氏是在稻香村购物时受了气才萌生自己开店的,让顾客"受和",立意已是高人一筹。开店也有忌讳。观前的馀昌钟表行明明是清宣统三年(1911)开设,因这一年末代皇帝退位不吉利,就自称光绪二十九年开张,悄悄地提前了8年。反映在招牌上就更不含糊。西脚门的文仪书局开设于清光绪三十四年。第二年,换了溥仪登基。 皇帝的名字天下人都要忌讳使用, 于是改" 仪 "为"怡",成了观前街上唯一避讳改名的招牌。"文革"破"四旧",观前老店招牌取消,代之以"东方红"、 "红太阳"、 "红旗"、"东风"等名字。 "文革"结束,老店招牌恢复。改革大潮起,老字号招牌的价值愈显。观前老店的招牌,讲究品味,许多店名都请书家题写:王个籍书石鼓文"东来仪",周梅谷书"松鹤楼",张辛稼书"乾泰祥",武中奇书"陆稿荐",李大鹏书"稻香村",沈子丞书"叶受难怪老苏州说,荡观前街,看看招牌就过瘾。

  还是这张老照片。显眼的是那块"瑞裕松萝"木招牌。松萝,是安徽的一个地名。这是一家徽州茶庄,名汪瑞裕西号茶庄。茶庄开在宫巷西侧,坐南朝北。

  不显眼的是"松萝"左侧的那半块招牌。'尽管是隐露的半边字体,仍可辨-认那是观前街上有名的"苏九华"招牌。也是坐南朝北的苏九华,正对着玄妙观西脚门。它的店址,后来作了观振兴面馆。

  苏九华创于民国初,因是上海"九华堂"在苏州设的分店,取名"苏九华"。苏九华经营笺纸、扇坯、裱衬,还卖篆刻印章、八宝印泥,又兼营书画。笺、扇纸品,在当时消费很大,也归人纸业。苏州的纸业, 自明清始。最初,苏州没有专营纸张的商号,纸商以会馆为依托,设栈兜售。明末清初,纸业形成规模,但纸业的中心不在观前,以趸批为主的几家大纸号都在阊门一带。1942年纸业同业公会会员有44户,其中观前4户。这4户大都开设在抗战前,它们是:中兴(店主汪伯绳、徐逢春)、东来仪(店主徐粹青)、永铝祥(店主贝芝骏)和苏九华(店主王子春)。其中永铝祥在宫巷,另3户都设在观前街。4户纸号中,中兴的规模较大,资本金额6万元,用人17名;东来仪次之,资本金额3万元,用人5名。余2户:永铝洋,资本金额5千元,用人7名;苏九华,资本金额4千元,用人5名。到1946年,观前纸号噌至7户,新增的有观前街的鸿泰生(店主冷清泉),太监弄的九毕堂(店主张义岑)和玄妙观三清殿的镛记笺庄(店主柳培基)3户。1948年时,7户纸号的店屋,鸿泰生只有一间;镛记最4间;而苏九华的店屋最大,有8间之多,前店后坊,全名称"苏九华笺扇庄"。苏九华除了自制各式笺纸,还制作木折、骨折扇骨。笺纸、扇骨均驰名江浙,远销南洋。

  苏九华的门面装饰得古色古香,店堂里挂了字画,是观前街上颇有特色的老字号。苏九华的字画都有名头,用时下的话就是"精品屋"。

  这里再追溯一段逸事。30年代,苏九华当时的店主叫陈恩池,青年沙曼翁与他友善。苏九华的店堂里挂有沙氏写的一副金文对子。一天,萧退荡观前,恰好看见。萧退,常熟人,1931年后定居苏州。先生上诗、善文,四体皆工,尤擅篆,平日最喜用赵古泥为之所镌"虞山第一书家"印章。那天,萧先生驻足细观,最欣赏对子中的"秋"字和那方篆印。当萧从店主口中得知书、印作者是一位青年时,不禁感慨:如遇名师,定有大名。事后,店主与沙先生谈及此事,沙久闻萧的大名,遂萌拜师之念,萧先生一口应允,遂有了他们一段几十年的师生之缘。萧先生一生鬻画,学生众多,首推邓散木和沙曼翁最有成就。

  沙老回忆这段往事,至今历历在目。有一篇沙老口述的文章记此事,我读过,很是感动。文章可能在记录整理时有一点小误:九华堂不是苏九华的店堂名称,而是太监弄的九华堂纸号。
九华堂开业之初,苏九华还曾为店名与其有过交涉。两爿店,由于名字相似,且年代久远,混在一起了。谨作订正。

  苏九华在公私合营时并人印刷厂。观前纸号中只有东来仪仍在观前街上,如今已是颇具规模的文化用品专业商店。